为什么用日活用户数来衡量 DApp 使用状况不科学?
2019-06-10 16:31:58

图片加载失败
作者: 链闻

作者:Alex Wearn,AURORA/IDEX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Alex Wearn

编译:NewChainer


老牌财经媒体华尔街日报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给去中心化应用泼了一大桶冷水。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区块链领域的投资者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但是目前去中心化应用依然少有人问津,对普通互联网用户而言,这些去中心化应用并无吸引力。报道援引了 State of the Dapps 的数据,称开发者目前已经开发了超过 2700 个去中心化应用,但是仅有 3 个平均每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 1 万人,日活数量最大的 50 个 DApp 中,30 个都是博彩游戏。

这篇文章值得让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警醒,不过,也引发了不少争议。一个最大的争议就是:用日活用户数量来衡量去中心化应用的使用状况,到底是不是个好的指标?

实际上,日活量这种互联网时代的用户指标目前是比较普遍的衡量去中心化应用用户活动情况的指标。甚至连太坊孵化器 ConsenSys 创始人 Joe Lubin 和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Jimmy Song 打赌以太坊的未来时,也选择了这个指标。

去中心化交易所 IDEX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Alex Wearn 显然不同意仅仅用这个数据来衡量去中心化应用的价值,他指出,目前 DApp 日活量的统计不够全面,并且忽略了第二层协议的活动,对 DeFi 的应用状况也没有指导意义。Alex Wearn 这些观点,值得思考。

让我们先从以太坊孵化器 ConsenSys 创始人 Joe Lubin 和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Jimmy Song 的一个赌约说起。

几个星期之前,Joe Lubin 和 Jimmy Song 针对未来以太坊去中心化应用的使用前景打了一个赌。Jimmy Song 认为,就算到 2023 年(也就是五年之后),日均活跃用户数可以超过 1 万的去中心化应用数量不会超过 5 个,而 Joe Lubin 完全不能同意这种看法。

我们对如何评估去中心化应用程序使用的普及率有些自己的看法。可能有些人还不知道,无论从哪种指标看,我所在的 IDEX 都可以算作是最成功的去中心化应用,我们捕获了所有去中心化交易所流量的 60%。事实上,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IDEX 处理的交易量是所有 0x 中继器总和的五倍,而且 IDEX 合约收到的交易数量也是知名加密游戏「加密猫」(Cryptokitties)的两倍。IDEX 还在以太坊状态租赁提案中扮演了重要橘色,其合约拥有最多的网络存储。鉴于 IDEX 平台在网络中的地位,或许能够对如何评估去中心化应用生物使用情况有一定的发言权。

为什么用日活用户数来衡量 DApp 使用状况不科学?

以太坊智能合约存储大小

Jimmy Song 和 Joe Lubin 的赌局

Jimmy Song 和 Joe Lubin 两人的赌局看似心血来潮,但他们其实对打赌的细节和条件还是做了更精准的约定。如果 Joe Lubin 想要赢得这场赌局,以太坊必须要有五个独立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而且在 2023 年 5 月 23 日之前任何 12 个日历月中的 6 个日历月内,实现 1 万及以上的日活跃用户数,并且月活跃用户数超过 10 万。

Jimmy Song 还澄清说,交易统计必须在链上,尽管终端用户并不被要求支付 gas 费。他们现在正制定一份更详细的协议,并表示一旦完成协议就会将其公开。对于 IDEX 来说,其实很希望看到这份协议是否涵盖了我们已经确定的所有最新案例。虽然这个概念很简单,但目前评估去中心化应用程序使用状况方面,仍然存在一些挑战,难度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

链上交易量靠谱吗?

大多数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评级网站,比如 DApp Radar 或 State of the DApps,是通过分析每个去中心化应用的智能合约链上交易情况来评估日均活跃用户数的。

每笔发送给合约的交易都来自特定的以太坊地址,计算向合约提交交易的唯一以太坊地址数量(举个例子,如果特定地址在一天内发送五个交易,则将它们计算一次),理论上应该是估算日均活跃用户数的最佳方式之一。

但是,这种方法也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钱包不等于用户!如果没有链上身份,那么只需要一次简单的女巫攻击(Sybil Attack)就能让这场赌局的数据变得不靠谱。不过,Jimmy Song 似乎在这点上承让了,

当然,链上交易成本过高,那么就能让 Joe Lubin 无法伪造数据指标。不清楚的是第二层扩展带来的影响(关于第二层扩展的影响会在下文中提及)。

其次,用户并不总是发送自己的交易。比如在 IDEX 上,我们的系统负责向网络提交交易并进行结算,在这种情况下,IDEX 的交易仅会被认定为一个日活用户。所以,大多数网站都会不断报告 IDEX 的日活用户,因为这些网站只会识别并计算直接向合约提交存款的用户。实际上,这也是最近以太坊轻钱包 Metamask 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到了头部去中心化应用只评估 Metamask 提交的链上交易数,而不是在 Metamask 钱包中执行的交易数。Jimmy Song 已经确定这是一种可以接受的日活用户类型,但在分析结果的时候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另外,并非所有的活跃用户都会产生链上活动。特别是在 IDEX 上,发出新订单的用户会在链下进行,并且不会生成相应的链上交易。据 Jimmy Song 的标准,这些用户可不应该不算数?另外,在 IDEX 的情况下,这些用户是否应该仅在交易被结算且将他们的地址显示为交易对手时,才被算为链上交易量?

第二层扩容

第二层扩容解决方案代表了链下架构影响下的一种更极端的情况。包括 IDEX 在内的许多项目都正在努力探索扩容解决方案,旨在最大限度第减少每笔交易使用的网络资源量。

2018 年,IDEX 用户支付了价值 430 万美元的 gas 费,而在高峰期,IDEX 的合约量占到了全网容量的 13%。显然,如果我们想进一步扩容,就必须要减少对网络的依赖 。

目前整个加密行业已经初步达成了一个共识,即使用侧链,将大多数交易从主链上移出,定期在基础层上进行清算。就目前而言,我们并不清楚 Jimmy Song 和 Joe Lubin 的打赌是否会涉及到第二层上的交易情况,这一层上的用户量是否也会被视作为日均活跃用户。或许,这可能会是两人未来争论的焦点——也有可能他们现在已经在进行争论了。

根据 Jimmy Song 的要求,数据最终回归到了基础层,只不过是一种「浓缩」的形式。那么,在计算日活用户的时候,第二层上的交易应该被计算进去吗?如果最终不计算第二层上的交易的话,我们觉得 Joe Lubin 可能会在技术上输掉,不过在精神上赢得这场赌局。

从金融角度看,日活用户并不是重要指标

目前这场赌局提出的条件,即用日活跃用户数来评估去中心化应用的用户应用状况,显然不是最佳方式,尤其是在当前去中心化金融(DeFi)不断涌现的情况下。

日活跃用户数和月活跃用户数是最受 Facebook 欢迎的一个评估指标,而 Facebook 也是目前全球用户参与度最大的平台。用户访问你平台的次数越多,你销售的广告就越多,你能获得的收入也就越多。但这种模式并不适用于基于资产管理规模(Assets Under Management)赚钱的金融服务行业。

举个例子,先锋基金(Vanguard fund)是一个被动型投资指数,用户并不会每天登陆该基金账户与之互动,但用户在几个月内没有登陆自己的基金账户,并不能代表它对用户来说就不是一项有价值的服务。

同样的事情也适用于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应用。

以 Uniswap 平台为例,每次有人进行交易时,向 Uniswap 合约提供流动性的用户是否应该被视为日均活跃用户呢?他们肯定会以交易费的形式获得价值。还有那些将以太坊锁定在抵押债仓(CDP)创建 DAI 的用户呢?或者,那些在中心化交易所里交易 DAI、但是他们的交易并不会在区块链网络上出现的用户呢?这些用户是否应该被视为活跃的用户?

类似的情况也适用于比特币,这也是 Jimmy Song 相信比特币具有真正价值的地方。

如果你对某种资产感兴趣,因为你会将其视作为独立的、数字化的价值储存资产,并且可以对不确定的货币政策进行对冲,那么「HODL 持有」可能就是你采取的措施。要知道,那些从 2010 年以来实现了在比特币链上交易为零的用户,是那获益最多的用户。

最后,我必须得说,鉴于我们对以太坊容量和交易成本的了解,如果仅仅计算基础层交易的数据,很可能会让 Joe Lubin 输掉这场赌局。如果将第二层交易也计算其中的话,那么 Joe Lubin 可能会获胜,因为至少那五个去中心化应用程序里有一个会是 IDEX,所以他只需要找剩下的四个就可以了。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