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第一个落地场景,居然是“发票”?
2019-02-27 22:38:54 点赞:0 评论:0
图片加载失败
作者: 一本区块链

编者按:本文来自:一本区块链(ID:yibenqkl),作者:比萨,链捕手经授权转载。

发票,已经成为区块链在国内落地最快的领域之一。

2018年8月,深圳国贸旋转餐厅开出全国第一张区块链发票。半年后,深圳每个月就能开出近100万张区块链发票。

天时、地利、人和,区块链发票迅速落地普及。与移动支付类似,这一行业也逐渐形成了腾讯、阿里两强争霸的格局。

在区块链的助力下,假发票、偷税漏税将无所遁形。企业的开票成本,也将大大下降。

而在未来,区块链发票更有望实现“交易记录即发票”的无感体验。

落地                                            

“目前,深圳每个月能开出近100万张区块链电子发票。”高灯科技区块链发票相关负责人王正文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谁也想不到,发票,竟然成为区块链技术落地最快的领域之一。

从腾讯联合高灯科技、深圳税务局开出第一张区块链发票,到深圳每月开票数逼近100万,仅仅用了6个月时间。 

区块链第一个落地场景,居然是“发票”?

深圳沃尔玛开出的一张区块链发票

“区块链发票能问世,并且迅速落地,靠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王正文说。

一直以来,用技术手段解决发票信任问题,都是发票行业的最前沿话题。由于区块链技术具有分布式存储、可追溯的特性,它的出现,顺应了“天时”。

在中国,发票几乎与各行各业息息相关。“区块链发票一旦成功落地,所有的行业都会受益。”王正文说。

而在他眼中,区块链发票能够迅速落地,也离不开深圳的“地利”。

作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一直是一个敢于创新的城市。在政府层面,深圳税务局十分了解区块链技术,如果能够确保技术在应用层面的安全、可控,政府部门非常愿意利用区块链技术服务税务工作。

“2017年10月,深圳市税务局、腾讯、高灯科技三方携手,开始了对区块链电子发票产品的探索。”王正文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方案做好后,深圳税务局将方案汇报到国家税务总局。经过一段时间,总局给出答复,‘你们可以试一下’。”他回忆。

“如今回头看,‘地利’是我们觉得非常重要的条件,因为其间需要的勇气和所承受的压力,只有我们内部人员才能真正了解。”王正文说。

相比“天时”“地利”,区块链发票落地的另一个关键,是“人和”——区块链可以显著降低企业的开票成本。

“区块链发票的成本,可以做到传统电子发票的十分之一。”区块链行业创业者张川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这也是区块链发票、区块链财税应用,受到区块链从业者青睐的原因之一。”

传统发票业存在的诸多痛点,也给区块链发票带来了机会。

"它可以打破税控盘的垄断。”某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张恒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目前,企业如需开具发票,需要购买一种名为“税控盘”的税控装置,以实现发票的防伪、税控。

“而区块链技术可以赋予每张发票独一无二的哈希值,确保发票的真实性;同时,链上每开出一张区块链发票,来源、报销等信息都可追溯,且不可篡改。”张恒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税务监管方而言,通过区块链管理平台,就可实时监控发票开具、流转、报销的全流程,保障税款及时、足额入库。

所以,区块链技术天然适合发票。

此外,传统的电子发票,存在重复报销的可能。

在传统电子发票的流程监管上,企业无法检测发票是否被重复报销,需要自行核查。

“电子发票可以无限复制和重复打印,真伪难辨,财务监管难度大。”张恒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但区块链发票却不存在这一问题。在区块链上,每一张发票都有唯一的哈希值,可以从技术上杜绝二次报销。

借助区块链电子发票,可以显著降低税务管理的经营成本和潜在风险。

难点

然而,区块链发票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在区块链上实现对发票的强监管。

为此,项目组结合区块链的技术特性,设计了一个“三中心”的产品模型,即“监管强中心,技术弱中心,业务多中心”。

在这套模型中,“监管强中心”,即税务部门是监管核心,对发票进行强监管;“技术弱中心”,即企业只需符合相关税务技术标准,便可开具发票;“业务多中心”,即企业可称为节点,实际业务中无需依赖税控系统,可自行按需开票。

“三中心”的产品模型,打消了深圳税务局和国家税务总局的很多疑虑,区块链发票由此诞生。

直至今日,王正文仍然对说服税局的过程,印象深刻。

“光是初版的PPT方案,我们就做了将近20版。”他回忆道,“这20版不是改一个字就是一版。最终提交的正式版方案几经修改,已经很难看出前几版的影子了。

最终的方案是向深圳税务局申请了一个全新的发票票种,就叫“区块链电子发票”。

区块链第一个落地场景,居然是“发票”?

而国内另一家区块链发票方案解决商“方欣科技”,则采用了另一种解决方案。

方欣科技上线了一个名为“税链”的电子发票区块链平台,将传统电子发票上链存储、流转。

为此,方欣科技选择了蚂蚁金服作为合作伙伴,产品则接入到了支付宝、钉钉的生态体系内。

与互联网行业相同,区块链发票行业的两大玩家背后,仍然有腾讯与阿里的影子。

方欣科技是A股上市公司金财互联的全资子公司,一直与阿里系保持着密切合作关系。

而高灯科技则是腾讯子公司,腾讯是其最大股东。

“在底层技术上,腾讯系与阿里系并没有本质区别。”王正文说,“最大的区别,还是双方的路线之争。”

腾讯系意图“在链上开发票”,而阿里系则坚持“发票上链”。而在业务层面,二者都选择在广东起步试点。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未来

由于背靠腾讯、阿里等行业巨头,区块链发票企业大多无需忧虑如何盈利。大多数从业者,习惯将区块链发票解决方案,视为一项“基础技术服务”。

“从盈利的角度讲,单纯的区块链发票业务,是不会带来太多盈利的。服务商也许会提供一些收费业务,但它不会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出现爆发式的营收。”张川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相比盈利,区块链发票更大的价值,是真正实现了发票的互联网化。互联网巨头们完全可以用互联网的模式,介入到发票行业。

如此一来,场景,就成为了区块链发票盈利的关键。

“早在商业规划阶段,我就说,区块链发票要想盈利,要落地于实际业务场景。”王正文表示。

区块链第一个落地场景,居然是“发票”?

为此,他列举了两个案例。

在B端,链上企业可以将区块链发票,嫁接到小程序上做营销。在C端,它们也可以做广告、积分盈利。

尽管区块链发票的盈利模式想象力十足,但从业者大多认为,短期内,它仍然难以快速盈利。

如今,区块链发票从业者们都在思考,在提效降费之外,区块链发票的未来在哪里?

王正文认为,长期来看,发票的发展方向,势必是“交易记录即发票”。

“就像香港一样,商家给消费者的是小票。对商家而言,营业额就是发票额。”王正文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而用区块链技术,完全可以做到‘交易记录即发票’。”

在未来的场景中,消费者购买了一件商品,可以无需开具发票——发票信息已经存储在区块链上,消费者使用购物小票,便可实现发票的报销功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区块链发票能帮助税务部门降低监管成本,提高政务服务水平,假发票、偷税漏税等行为,也将被杜绝。

区块链发票的落地,会给区块链行业从业者打上一针强心剂吗?

下一个被区块链改变的领域会出现在哪个行业?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