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摧毁政府之后,北叙利亚正经历一场去中心化社会实践
2019-04-11 23:33:49 点赞:0 评论:0
图片加载失败
作者: 橙皮书

编者按:本文来自橙皮书(ID:chengpishu),原文来自Coindesk, 作者:Rachel Rose O'Leary,编译:Jessie,链捕手经授权转载。

沙、死亡和加密币——这个故事可没有《爱、死亡和机器人》那么性感。

叙利亚,一个经历长期战乱和经济制裁的中东国家,货币不断贬值、遭受西方世界和周边国家的封锁禁运、没有网络基础设施、社会仍停留在最原始的支付形态。这里似乎成了一个试验社会新治理体系的天然基地。

北叙利亚民主联盟Rojava,一个拥有400万人口的地区,正在探索进行着摆脱经济制裁、建立新型民主社会的实践,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武器不是枪,而是加密货币。

“向伊斯坦布尔汇款的成本目前为10%。我们相信,使用加密货币,我们不仅仅可以在伊斯坦布尔,在全球范围内也可以将成本降低到2%。”

这场实践的发起者是Taaki,一个在伦敦废弃的公寓里编程并因创建了最早由比特币驱动的黑市而闻名的英国黑客。Taaki致力于将叙利亚北部地区转变成一个以比特币为基础的经济体,要实现这个目标,他想从设立“技术学院”开始。

设立学院的想法来源于Taaki在前线与Erselan Serdem等一众革命者并肩战斗的几个月,这些革命者是Rojava库尔德人,他们相信无政府的直接民主。由于各国对叙利亚实施的禁运和叙利亚货币里拉的不断贬值(1美元相当于500里拉),Taaki在经济上被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于是他开始想象如何使用加密货币连接Rojava人民并用技术实现“自给自足”。他一开始打算组织一些教育性的活动团结一些技术黑客,为打造不依靠中央银行甚至互联网,仅仅用ESP 12 WiFi模块和防伪纸钱包(counterfeit-proof paper wallets)就可以支撑的“大规模支付网络”奠定基础。

逐渐的,Taaki在叙利亚建立“比特币社会”的initiative有了更多的见证者,加密经济作家Rachel Rose O'Leary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记录了与Rojava技术开发项目的负责人Erselan Serdem的接触中对这场社会实践的一些所见所感。

以下是她的故事: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叙利亚北部的民主联盟Rojava。

这个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在2012年反抗叙利亚政权,并在2013年11月开始的Rojava革命中取得自治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叙利亚统治下的Rojava几乎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投资或扶持,法律限制库尔德人拥有私有财产,许多人没有国籍,Rojava人的房地产经常被政府的高利贷没收。实现自治后的Rojava建立了一种名为民主联盟主义(democratic confederalism)的新政治模式,这是一种基于直接民主、性别平等和永续发展原则的社会体制。其不限国籍、无中央集权的特点,与区块链思想本质上异曲同工。

这也是我来这里的部分原因。

我之所以来到这里,还因为去年12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从该地区撤军,称即将击败ISIS,并谴责叙利亚是无休止的战争之地——他称之为“沙土和死亡”之地。

形势现在有所缓和,但当时,许多人认为与叙利亚北部接壤的土耳其会发动袭击(自2016年以来,土耳其一直在对该地区发动攻势)。

人们担心的是,如果土耳其夺取了控制权,Rojava的政治体系将崩溃为民族国家的集权。再也不会有抵抗了,这是一种我非常关心的抵抗。

我之前写过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Rojava地区的潜力。我认为,尽管该地区缺乏西方提供的基本安全和资源,但它拥有西方国家所没有的东西,即建立新治理体系的机会。

为此,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试图进入这个国家,把我在媒体和加密货币方面的技能志愿提供给该地区正在迅速发展起来的一个新的技术学院网络。

2月25日,在我到达之后,就听到有批评的声音说,在实施民主联盟(democratic confederalism)过程中,Rojava将很快屈服于熟悉的压力,屈服于当地经济中已经根深蒂固的资本主义等级制度。

Rojava技术开发项目的负责人Erselan Serdem想要尽力扭转这一点,他们想要创造一种让经济能够持续、平等发展起来的新经济模式。通过运用新技术,为社会开发出有用的工具,实现与自然的良好关系的现代民主(democratic modernity)。

Serdem认为,只要把哲学和技术正确地结合起来,这个理想就能实现。

战争老兵和社会工程师

Serdem正在通过建学院来培训各种去中心化技术的黑客。参与者将通过研究数字治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探索如何实现自然资源的分配和管理。为了这个目标,Serdem在Rojava各地招募具备一定技术技能的人,并从基本的编程技能开始培训在战争中受伤的退伍军人。

目前,有30名战争老兵参加了这个项目。

Serdem不仅在叙利亚北部招募学员,还在寻找一些专注于重塑技术的政治黑客和哲学家。Serdem称这些人为“社会工程师”。软件开发人员兼学院成员Hozan Mamo说,技术学院可以解决公民社会中出现的问题,去中心化的治理工具和理念可以帮助进行民主决策并实现权力的控制。

对于这种“技术+哲学”的理念,Taaki在之前的一个采访中有一段比较有趣的论述。“技术是我们用来塑造社会的手段或权力工具,但从根本上说,我们才是技术的驱动者,”“没有意识形态的支撑,技术就无法生存。”Taaki断言。

战火摧毁政府之后,北叙利亚正经历一场去中心化社会实践

另一方面,加密货币的作用也会在Rojava凸显,因为在Rojava没有电子支付,所以Rojava的居民依赖于叙利亚政府发行的现金里拉(Lira),这意味着该地区在经济上仍受制于中央政府。

为了实现真正意义的经济独立(Rojava原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依赖),学院正在利用技术手段打造相应的基础设施,并试图让本地商户接受加密货币,实现完全的“自给自足”。Taaki在学院官网Polytech上写道,

我们正在培训开发者,并在Rojava部署早期的加密货币基础设施(如无线网络、操作系统开发和加密系统)。

学院具体正在进行4个方向的项目:实现自给自足的硬件制造(路由器和电话)、向社会普及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去中心化理念、合作社契约下的自治网络(免费教育、自助服务和自由竞争的当地网络提供商)和黑客学院。

加密货币引发的社会思潮

尽管如此,围绕这个技术学院项目还是有很多冷嘲热讽。

在Rojava,群众主要通过Facebook、YouTube和Whatsapp等智能手机应用获取信息,但互联网上信息的泛滥,加上对智能手机的过度使用导致了当地人对技术发展的偏见和怀疑,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技术的普及和应用产生了负面影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Serdem打算利用学术机构来重新定义技术,把叙事重心从垄断该地区社交媒体、网络基础设施甚至硬件的企业利益集团身上移开。

“技术也是有不同形式的,有一些技术是国家政府和公司开发的,还有一些是历史上那些受压迫的人开发的工具和技术,比如像比特币这样的去中心化的技术“。

另外,在革命之前叙利亚政府故意阻碍该地区技术的发展,比如禁止在大学里教授技术,逮捕新技术倡导者等,但好在Rojava的年轻人对技术并不缺乏热情,同时也有很强的天赋。普及去中心化理念和技术应该是容易被接受的。

技术开源并不是Serdem正在推动的唯一事情,学院同时也非常重视哲学,尤其是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 Ocalan)的著作。奥贾兰是一位被监禁的政治哲学家,他试图通过挑战支撑社会的等级制度和统治的根源,从根本上重构社会。这部著作当时引发了Rojava革命。

这种哲学思想与许多加密货币倡导者持有的意识形态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他们可以将这种思想运用到开源运动中。

“我们正在创建一个技术社区,解决技术问题,同时在道德社会中培养社会工程师或政治家,”Serdem在总结之前说:

“在Rojava中,我们正在努力实现开源的理念,即如何创建一个以开源为基础的社会。”

部分参考文章:

https://www.jinse.com/bitcoin/254248.html

https://www.coindesk.com/radical-academy-amir-taakis-new-hacker-team-spreading-bitcoin-syria

https://www.cryptonewsz.com/decentralized-syria-to-use-cryptocurrency-to-improve-its-economic-condition/13607/

https://www.coindesk.com/code-as-a-weapon-amir-taaki-wants-you-to-join-the-real-crypto-revolutionhttps://polyteknik.org/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