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龙白滔博士:数字资产交易所的万恶之源就在于控制用户的账户
2018-07-31 13:21:02 点赞:0 评论:0
图片加载失败
作者: 链捕手


龙白滔博士是知象科技创始人和CEO,专注为中国专业量化资产管理者提供基于云端和全栈的量化资产管理平台。龙博士曾担任中金甲子投资基金首席技术官,以及万向控股旗下通联数据的联合创始人。


龙博士还曾担任埃森哲和IBM全球企业服务部金融咨询业务高管,在埃森哲期间曾被任命为总架构师主持上海证券交易所新一代交易系统开发,还曾为浦发银行规划新一代银行业务系统。龙博士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其博士研究领域包括高性能计算和分布式网络。


在传统金融交易和量化资管领域沉浸多年后,龙博士近期进入了数字货币领域,将自己在传统金融行业的业务和技术经验带到数字资产行业。近期所长找到龙博士进行了一次专访,对话过程中亮点颇多,现将对话过程整理如下,其中主要观点有:


  • 控制用户账户是交易所作为行业万恶之源的根本,所有恶都来自于这一点。交易所其实可以有很多办法来放弃对用户账户的控制并且自证清白,但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交易所出来,这是由目前数字货币交易所商业模式决定的。   


  • 许多Old Money准备入场,但存在几个障碍:数字币金融衍生工具缺乏、数字资产安全性、操作透明度和整个行业面向专业用户的服务能力。


  • 一个健康成熟的金融市场具有层次化的结构,最底层是现货、期货和衍生品等底层金融工具,基于这些工具的组合是中间层的资产管理业务,最上层完成资金和资管产品的对接。其中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市场流动性最主要的贡献者。


交易所行业的万恶之源


所长:您在交易系统和量化资管平台领域有非常丰富的经验,现在又准备进入数字资产交易行业,那么您对现在的交易所行业有哪些看法?或者说这个行业存在哪些问题?


龙白滔:在目前整个交易所行业,所有动作都围绕一个核心任务,即与项目方、私募机构合谋如何有效地把韭菜的钱转移到自己的口袋里。交易所在这个过程中既是核心,也是万恶之源,位于食物链顶端(也收割项目方和私募机构)。有些交易所可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自己没法改,于是他们会去投资一些新型交易所,但现在绝大部分交易所还是在Follow这个游戏。


为什么?这是因为现在交易所行业99%的人都不懂技术和业务,只懂运营,也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运营玩法—导流量,而流量的本质就是韭菜。因为韭菜就这么多,新韭菜进来比较慢,所以大家都在想着花样从老韭菜这里捞钱,这其实就是一个存量游戏。


所长:那应该怎样打破这个游戏模式?


龙白滔:如果你关注最近的行业新闻,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就是Old Money is coming,Old Money就是传统金融机构或者财富管理的资金,像全球最大的资管公司之一BlackRock就传闻准备布局数字资产市场,这批机构的资金量非常大,也会给这个市场带来很大的冲击。


现在的交易所行业面临的挑战是,Old Money要来了,他们不是项目方、不是庄家,就是一个市场参与者,他们的玩法跟散户也完全不一样,但这个行业是否为这个新的市场参与者做好了准备?


第一是衍生品丰富度,这批机构对衍生品投资的需求非常高,因为机构资金量通常非常庞大,随便动动指头都会引起市场的巨大波动,对他们而言就会需要丰富的风险管理工具和对冲工具,也就是说各种金融衍生品,无论市场涨了还是市场跌了他们都能赚钱,但现在整个行业的期货与衍生品的丰富度很差。在传统金融行业,机构的衍生品交易量通常是普通金融产品交易量的5到10倍。


第二是资产安全性,Old Money的资金量非常庞大,但是现在有哪个交易所不控制用户的账号?比如说我把10个比特币放到交易所,它真的会把这10个币放到我的账户里吗?不是,交易所只是给我写个数字而已,然后把我们大量的币聚集在手里面去干其他事,大部分交易所都是这么干的,这方面几乎没有交易所是清白的。


控制用户账户其实就是交易所作为万恶之源的源头,所有恶都来自于这一点。如果我是BlackRock,准备买1万个比特币进入数字货币市场,我绝对不敢把这1万比特币托给某交易所。上万个币接近1亿美金的资产,丢币的风险他们没法承受,因此传统机构也不会马上把大批的钱放进来。


第三是操作透明度,现在所有交易所的操作都不透明,交易所自己参与交易。例如,交易所机器人是这个行业特别神奇的存在,在传统交易所从来没有这种东西。交易所给自己的账户写入并不真实存在数目的数字资产,它自身交易甚至可以不遵守“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基本规则,或者不进入实际的撮合队列。某些交易所甚至提供只供自己使用的API接口来方便刷单。


交易所还可以偷窥用户账户操作进行交易,比如说这个账号的所有者是明星交易员,那交易所就跟着这个账户买卖,但Old Money就会特别介意这样的老鼠仓行为。


交易所其实可以通过很多办法来自证清白,证明自己没有挪用用户资产或参与交易,但是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交易所出来,这是他们商业模式决定的。


所长:但是老鼠仓在传统券商市场中也是存在的。


龙白滔:是的,基金经理的买卖决策都是要送到托管券商那里去,券商这里有可能发生老鼠仓,但券商一般会通过两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是内部防火墙和严格的信息控制制度,比如经纪部门与研究部门和自营部门,隔离严格限制交易数据的访问权限等;第二就是品牌背书,很多机构发资管产品都会找大牌券商,大牌券商不会牺牲的自己的名头去搞老鼠仓。


当然,按照区块链去中心的思想,传统券商这些老鼠仓防范手段都有问题,最有效的方法还是交易数据上链并供相关方审计。


所长:为什么这些Old Money在这个时间点考虑入场了?


龙白滔:第一,数字资产市场发展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破折,依然非常坚挺,说明是有投资价值的;第二,数字资产与传统资产的关联性很低,从资产配置角度来看这意味着数字资产对投资人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投资补充。


所长:您前面提到数字资产衍生品交易发展不足,那您怎么看待BitMex和OK在期货业务上的表现?


龙白滔:两个交易所共同的缺点是完全没有做到金融级别的交易体验,处理数据的能力有限,导致交易卡顿,API的速度和稳定性有待提高。


OK的期货业务设计非常差,市价爆仓很容易形成连环爆仓,杀掉一大片;分摊机制对套利和套保的交易者不友好;还出现过大户操纵市场,价格波动过于偏离全球市场,3月30号回滚交易。总体上这些跟OK整体期货产品的机制设计有很大的关系,说白了就是说他们不懂得如何去设计期货业务。


BitMex也有自己的缺点,比如没有现货,但很多投资机构和专业交易者的交易模型都是多策略的,需要同时交易多种资产类型,在交易所本身没有现货市场的情况下,用户跨市场去做就会麻烦,所以说BitMex对套利型专业用户非常不友好。


所长:其实很多人认为OK是故意地定向爆仓。


龙白滔:我倾向于认为他们在这上面没有主动作恶,真正的问题在于是他们业务能力不够,包括期货产品设计、交易规则设计和风险控制等。金融衍生品在业务和技术上都具有非常高的门槛,但OK不具有传统期货背景,也不懂金融衍生品。


所长:去中心化交易所能让资产私钥由用户自己掌管,您觉得前景如何?


龙白滔:如果希望在两年之内要在公链实现高流动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我认为可能性比较低。因为去中心交易所的交易能力其实要依赖于公链的TPS,但现在基本没有可用的公链。一些改良的公链说TPS能达到几万,这个有可能,但它的交易确认时间也要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我了解到改良公链最快交易确认时间也要一分钟,如果交易所的一笔交易要60秒才能完成,没有人受得了的,更不要说提高流动性了。


我认为在未来交易所行业格局里面,中心化交易配合去中心资产托管和清算会是主流,完全去中心的交易所只会是一个补充。


交易所一定要把账户的控制权还给用户,从根本上斩断交易所希望控制用户资产从而衍生出来各种商业模式的可能性。账户控制权返还给用户,可能通过多种手段组合,包括多重签名、集中撮合但托管和清算分离(上链)。这是一个必然的路径。



资管业务价值占比最大



所长:您认为一个成熟的金融市场结构是怎样的?


龙白滔:一个健康成熟的金融市场会具有层次化的结构,最底层是股票、期货和衍生品等丰富基础金融工具。基础金融工具波动大,一般不适合普通散户,参与者大部分都是专业群体。在欧美,专业群体主导交易市场的格局非常明显,但中国散户的交易量比例高一些。


中间层则是基金等资管产品,这是由专业资产管理者把底层的金融工具打包而成,供投资者根据自己对风险和收益偏好来挑选。专业资产管理者可以是基金经理、投资机构或资产管理机构。相比较基础金融工具,资管产品风险和收益相对比较稳定,是更适合面对一般投资人的资产类别。


最上层是资金业务层,通过如基金发行、财富管理、钱包等产品形式,对接各种投资人,包括个人和机构投资者等。


所长:面提到中国的专业交易群体交易量的占比比较低,这是出于哪些原因?


龙白滔:中国的金融市场结构跟国际主流金融市场结构不一样,是一个散户主导的金融市场。中国人更喜欢投机,更喜欢自己操作,也就是说中国人很多时候宁愿相信自己的感觉,或者相信自己的所谓内部消息,而不相信专业。


但是海外不太一样,大家对专业群体的认可度比较高,而且投资和交易本身是一个专业的事情,所以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群体去做。另一个原因是,欧美市场已经完全被专业群体所主导,散户没有机会,挣不着钱。


所长:您最看重的是中间的资管业务?


龙白滔:在金融市场,价值创造主要来自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资管业务创造的价值,资管就是要发现好的金融标的并进行投资;第二部分是流动性创造的价值,上币费和交易手续费本质上都是流动性变现的方法,流动性的相当一部分是资管行为的结果。其中,资管业务是创造价值占比最多的部分,其参与主体是基金经理、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公司以及为他们服务的券商等。


可以预期,在成熟的金融市场里,资管群体是价值的主要创造者,散户交易规模与整个资管业务形成的交易量相比非常小。


所长:为什么目前数字货币领域的资管产品还比较少?


龙白滔:第一,目前拥有数字货币资管能力的群体比较少;第二,行业基础设施不齐备,如期货和衍生品等风险管理工具不成熟;第三,资管业务所需的相关基础设施很缺乏,包括行情数据、量化模型开发/研究/仿真和交易等工具。


典型的资管机构会借助量化的方式来构造投资模型并执行交易。量化模型开发对金融数据的要求非常高,需要基于历史数据不断执行仿真,以检测模型有效性。


很多量化模型会涉及到高频数据。除典型的每数秒钟一次的市场深度快照和订单簿队列快照之外,行情数据还包括逐笔报单和逐笔成交数据,后两者一般称为高频数据。很多量化研究员或交易员都希望有使用高频数据构建策略的能力,高频数据可以帮助重构交易所订单簿。


在传统金融市场,快照数据一般可以免费从交易所获得,高频数据可以付费获取。但目前数字货币交易所给到API用户的数据只有快照数据。


数字货币交易所不能提供高频数据有以下三个原因。第一,对高频数据业务不了解;第二,缺乏支撑高频数据的技术平台能力,因为高频数据实时传输量和历史存储量都非常大,传输和访问延迟要求极其苛刻,需要非常复杂的海量数据存储、高性能查询、极低延迟传输的技术基础设施;第三,因为高频数据可以完全重构交易订单簿,而我们知道现在大部分交易所都参与交易,交易所一定不希望用户从高频数据里面还原交易所的各种不透明的交易行为。


除数据之外,针对数字资产的量化资管平台也很缺乏,这也严重限制了数字资产资管业务的开展。


所长:了解到您也在准备做交易所,那么您这家交易所会有哪些特点?


龙白滔:第一,不作恶,不控制用户账户,数字资产交易与托管和清算分离;


第二,完整覆盖数字货币的现货、期货和多种衍生品工具;


第三,面向专业交易群体优化产品、技术和运营服务能力,支持真正的高频量化策略。现在所有交易所都是针对散户优化,三分之二的团队都是运营团队,都是拉韭菜的,但我们不会去找韭菜,而是把专业群体服务好;


第四,提供一个公正、公平、公开的交易环境,我们会主动识别和惩罚异常交易行为,根据严重程度禁止该账户的交易行为并发布公告。


所长:目前团队情况怎么样?


龙白滔:10多个人,可能其他人做交易所需要一百多个人,但做交易所需要的不是雇佣兵,需要的是特种兵。


12年前作为总架构师,我为上交所新一代交易系统中在全球交易所领域首次引入了交替式内存撮合、全异步磁盘和网络I/O、无锁内存数据结构、超低延迟消息队列等设计并亲自完成了超过90%的核心代码。新一代上交所系统从08年上线,就能支持单股交易量超过10万TPS、过亿账户和过亿日成交笔数等,已无任何故障运行接近10年。


过去4年,我们一直做两件事情。第一,为股票和期货提供完整的高频量化资管平台,包括数据、策略开发/研究/仿真/交易、风控和资管等。我们的平台能够在5秒钟以内将任意一个交易日共计1亿条高频数据从去中心内存数据库查询出来,并且传输到用户的回测引擎中;第二,为金融核心业务开发去中心的云计算服务,这个能力对标了华尔街唯一的高频交易云,提供极致的计算性能、网络延迟和安全隔离性。


我们团队是一个超级精英组合,核心团队除我之外,还有BlackRock背景的基金经理、野村证券的衍生品交易专家、中国顶尖公募基金量化投资负责人、中国最大期货经纪商做市业务负责人、全球领先搜索引擎的首席工程师等。


以上技术经验和团队能够帮助我们以最快的时间开发出一家技术上最领先的交易所。


所长:您对于交易所监管趋势有怎样的看法?


龙白滔:长期来看,我认为监管会把大部分的ICO和交易所合法化,然后纳入自己的监管体系。但是监管很多时候也做不到传统金融市场的强监管,因为监管太强的话交易所就不会让你监管了,就会选择出海。监管只能在某些地方卡住,比如说卡住法币进出数字货币世界的进出口,但即使卡住这个进出口,法币仍然有渠道进入,这其实是一个博弈。


交易所希望获得监管的背书,来获得更强的资金获取能力,监管也希望对交易所施加一定的监管,以降低金融系统的风险,同时还能获得税收,所以监管政策一定是对两者的平衡,不可能突然弄得特别死。


交易所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