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比蒋海首次回应:为何布比要全力支持BUMO做商用级基础公链
2018-08-02 16:38:38 点赞:0 评论:0
图片加载失败
作者: 链捕手

01

行业趋势及公链格局


链捕手:布比在区块链上已经成功落地了很多案例,并且在运营贸易融资、数字资产区块链网络有非常多实践,那您最主要的策略或者经验是什么?


蒋海:做区块链不是做一个普通项目,而是在构建一个网络。布比团队从一开始创业就清楚,区块链里最后跑出来的一定是运营型公司,去运营行业或者公共的区块链网络。所以布比在行业区块链领域可以说是精耕细作,组建了专业的服务团队,可以具体协助每个链上项目设计技术和运营方案。


链捕手:除了行业区块链,您怎么看目前公链的运营?


蒋海:公链可被商业运营的前提,是要能被实际业务使用起来。但遗憾的是,之前市场上没有一条能够真正商用的基础公链。商用公链必须要满足不低的吞吐量,这也是以太坊、EOS们正在解决的性能问题。


拿以太坊来说,它通过项目方带来的群体实际都是投资者,但却没办法让B端把真正业务上的C端用户带进来。因为C端之间任意交易行为都需要燃料费,交易成本太高了,平时至少零点几美元,拥堵时甚至可以达到一美元以上。投资者对这个费用还可以勉强接受,但业务上的普通用户肯定没法接受这么高的交易费用,没有用户也就谈不上真正商用了。


链捕手:如果解决不了商用的问题,是否可以认为区块链没有未来?


蒋海:布比从14年创业到今天,一直在思考区块链是真命题还是假命题,也就是它到底能否驱动商业的巨大变化。刚创业时我认为成败的概率是50%:50%,经过三年以后,我大致认为是80%:20%,80%的概率会引发一些商业变革,但确实还有20%的概率区块链会不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发展。


当人们总看不到区块链发展时市场热度就会下降,下降后大家就会选择离场,最终整个市场就会萎靡,或许要再过好多年,重新出现一个新的契机使得区块链发展起来,但谁也揣摩不出这种大势会发生在什么时候。


链捕手:但如今您的成功预期还是上升到了80%,所以您是基于什么做的判断?


蒋海:80%是个虚数,表示区块链驱动商业变革的机会在提高,主要是基于这几个方面:首先是年轻人非常喜欢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技术和它的思维模式;其次是现在区块链确实在往许多场景渗透


尽管今天仍然没有杀手级应用,但区块链市场变化非常快,要知道在15年5月份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区块链」三个字,但现在大家对区块链的探索热情已经起来了,大量的人才、资金、产业在往区块链行业涌入,这势必会加速区块链的发展和落地。


链捕手:基础公链和行业区块链,哪个能真正引领区块链走向商用和未来?


蒋海:基础公链和行业区块链将会并存,但总体而言,基础公链的影响会更加大一些,因为公链上面承载的大量多样化应用能更好促进生态的构建。


链捕手:那对于现如今非常多基础公链的玩家,您认为能依靠什么最终跑出来?


蒋海:第一,链上承载的价值,主要看有多少资产在链上登记,就好比电商网站上登记的商品,种类和数量体现了其存在的价值;第二,链上价值的流动性,就好比电商的销售额,足够的用户数带来了充足的流动性,以此吸引B端上链。


其实,上链不仅仅能增加大量可互换的资产种类,交易用户也会更加广阔,不一定是企业内部的用户,同时任何第三方可以自由构建资产交易服务市场,不需要再单独对接资产方系统。


链捕手:其实大家非常关心的是,最近布比在技术上支持了商用级基础公链BUMO,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这是布比入局公链领域吗?


蒋海:这个项目是新加坡BUMO基金会发起的,布比作为BUMO重要的技术提供方,将全力协助为BUMO商用级基础公链保驾护航。因为我们在做行业区块链网络运营的同时,也非常重视商业级公链的发展,在技术方面做了很多的努力,也有大量的商业实践。正好BUMO的两位创始人郭强和李思成也希望能打造一条好用、能用的公链,去支撑数字资产流通和物联网价值传递。大家在理念上不谋而合,所以我们希望借助布比过去丰富的区块链商业应用和运营经验,去支持BUMO实现商用级基础公链。


链捕手:为什么布比不自己做一条公链,而是选择了与BUMO合作的方式?


蒋海:布比过去以服务于B端的区块链网络运营为主,商用级公链最终还是要吸引广大的普通用户参与,李思成和郭强在这方面的实战经验非常丰富。李思成北大毕业后连续创业,还曾担任世纪佳缘第一任COO和PPTV副总裁,非常擅长商业化和用户运营。郭强是区块链早期实践者与投资者,曾任世纪互联副总裁及战略创新业务负责人、发改委战略新兴基金合伙人,也是早期互联网瀛海威、四通利方的参与者,非常擅长生态建设。我们懂技术,他们懂商业和运营,正好可以结合起来。


链捕手:为什么您认为BUMO作为新生力量,可以从激烈的竞争中突围?


蒋海:我们最早是从2012年开始研究区块链技术,当时它还被称为「网络化信任技术」,2015到2017年我们深入产业应用合作、运营,这也为布比之后的优势打下了基础,我们很清楚区块链应用到具体产业中的阻力与障碍,哪些是不突破就成功不了的。


如今我们合作的客户有上百家,其中不乏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这些经验与优势都可以有助于BUMO打造商用级基础公链。从区块链技术上来讲,最后大家比的也不单单是某几个技术要素,更重要的是产品化的程度,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简单讲,就是底层技术怎么好用,这方面我们有很大的优势,因为我们一直在服务客户,非常注重产品化、可运营。


链捕手:我们观察到BUMO刚一面世主网很快就上线,这和很多公链不同,是否可以认为布比在公链上已经准备了很久?


蒋海:比较常见的做法确实是先让币流通融资,然后再开发,最后上线主网。布比和BUMO都是想真正做些实事出来的,布比在技术上也有很多的积累,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才能构建一条商用级基础公链,在技术方面做了很多的尝试,也有大量的商业实践,所以BUMO的主网在5月26日就已经可以上线并投入使用。


链捕手:布比之前做行业区块链时不会涉及到代币,BUMO的这部分经济体系设计你们会参与吗?给到了什么建议?


蒋海:我们也有参与,给出了一些建议供社区团队参考,但最后都是由BUMO社区团队来决策的。


链捕手:BUMO主网已经运行,现在能透露一些技术和应用落地的数据吗?


蒋海:可以的,目前有超过20个应用正在对接BUMO,预计C端用户总量不久将能超过千万级别。


02

技术与区块链经济


链捕手:从前面我们了解到商用级基础公链对技术的要求非常之高,那么BUMO底层技术将有什么优势?


蒋海:布比为BUMO设计的架构从技术、产品和业务落地等多方面进行了考虑,大部分技术和架构经过了商业化考验。自下而上,一共三层:区块链的泛在信任网络、可信的价值流通体系及大众共享的应用生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创新技术,比如:


创新的DPoS+BFT双层多链共识算法,支持动态的共识节点选取,支持主链-子链的双层多链结构,提升区块链交易处理能力;两层多态架构的多链体系,主链和不同子链具有不同的技术特征形态,从而支撑不同类型的业务;主链-主链跨链结构,把多个不同的主链连接起来,可拓展支持同构和异构的主链,从而让价值可以在不同主链间转移。


链捕手:多链和跨链有什么区别?


蒋海:多链是为了解决内部的问题,包括存储效率、吞吐量,以及链内不同业务差异化的支持。不同业务需要有差异化的技术支持,所以把它放在具有不同业务特征的链上。跨链是为了解决价值孤岛问题,主链与主链之间如何互通,就好比互联网里的局域网,要通过路由器连接起来。


链捕手:除了技术外,你们还会给BUMO哪些方面的支持?


蒋海:我们会发挥布比过去在商业上的经验,帮助BUMO生态上的项目解决问题。对于生态建设,BUMO的创始团队非常认同广泛合作,坚持开放的态度。


从我们的经验来看,区块链和任何商业场景的结合,都需要较大的系统工程的实施。因为区块链本身作为基础设施,它的产品化程度还不是特别高,并且把区块链作为一个新的结构去和业务场景结合时,从业务层面的系统建设来讲比较复杂。


最后,我们还是希望发挥技术优势,帮助BUMO广泛与其他链进行合作和协作,比如社群、资产互通对接,最终能实现资产的跨链。


链捕手:如果要BUMO生态上更多的项目落地,您会建议集中在哪些领域?


蒋海:我们认为有三类资产比较适合区块链化,第一类是已经存在的虚拟资产,比如游戏领域,借助区块链实现流通;第二类是共享经济领域,借助区块链连接生态价值;第三类是资产数字化,借助区块链实现数字化的发行、交易。目前,BUMO上的DApp也是以这几类为主。


链捕手:对于一个业务而言,我们怎么判断它是否适合使用区块链?


蒋海:大家有时会把区块链想得太复杂,其实只要判断业务当中有哪些价值符号是需要取信于公众,让大家相信平台方是没有控制权,那就将这部分业务上链,其他部分可以还在原来的APP里运行


现在很多人不能理解DApp,那个D并不是指整个APP的,而是指APP中有一部分需要去中心化来取得用户的信任,但这不等于所有东西都要去中心化。


链捕手:这其实延伸出大家常讨论的一个问题,上链过程的证伪目前是否也很难解决?


蒋海:现实世界中的资产映射到区块链数字世界中一个价值符号的时候,怎么保障它是有效的,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将来会有一系列配套设施来帮数字资产上链这一环做验证。


现在布比已经在部分领域有所尝试,比如我们已在股权领域打通某些工商登记,将链上变更和工商登记同步,在区块链上做股权质押,工商跟着就会变。


链捕手:最后一个问题比较宏观,请结合BUMO总结一下,您怎么理解区块链经济?


蒋海:区块链经济是平行于物理世界的数字世界里的一个新经济体系,这个经济体系有几个特点:


第一,很多价值符号以接近于零成本实现数字化登记;


第二,这些价值符号可以自由地流动、交换,达到前所未有的流通范围和速度。在传统金融体系里基本都是把一个资产标准化,然后通过交易所来流动,但是大量的价值很难套用标准,因为数字世界中很多价值跟特定场景有关;


第三,解决了双花问题,这些价值符号可以像网络中的信息和数据一样自由流动,实现点对点的交换,而不是依靠中心化的交易所。


第四,产生新的价格发现机制,价值符号交换可以越来越灵活;


第五,对整个应用生态起到了价值连接的作用。


最后从BUMO的角度来说,BUMO就是希望成为区块链经济下承载各类价值流通的新一代泛在信任网络,使得「价值」 如同「信息」 般自由流动,帮助所有人都能成为区块链经济的真正受益者。


布比 商用级基础公链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