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滩韩国:一场轰轰烈烈的区块链新战事
2018-09-20 22:50:35 点赞:0 评论:0
图片加载失败
作者: 链捕手

「我现在每天至少要参加三四个中国项目的电话会议,微信咨询次数那就更多了。」海外区块链营销咨询公司BlockMania联合创始人Karen告诉链捕手,六七月份以来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区块链项目找到她咨询开拓韩国市场的策略方法。


在链捕手对近10个区块链项目的采访中,几乎所有项目都有进入韩国市场的意愿,已经成立韩国本地团队的项目亦不在少数,抢滩韩国俨然成为区块链行业的新一波潮流。


01

区块链友好度最高的国家之一


众所周知,韩国是一个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都相当开放与包容的国家。根据火币韩国此前的内部分享数据,韩国目前参与各类投资的经济个体大约2700万,其中币圈用户可能有300多万,也有当地机构预估最新数据有近8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16%、总投资个体30%。


在投资热情高涨的韩国市场,泡菜溢价年初时曾闻名于币圈,部分币种在韩国本地交易所的价格市场高出其他交易所三四成,CoinMarketCap也一度将韩国价格排除在全球平均价格计算之外。


时至今日,虽然币种出现大幅价差的现象越来越少,但上韩国本地交易所即大涨的现象仍在持续,即便是在深不见底的熊市中。8月31日,万物链登陆韩国Bithumb交易所,当日价格最高点即达到前一日低点的110%。此前,这一幕曾在IOST、CMT、ELF等币种上得到不同程度的上演。


微信图片_20180921115040.jpg

万物链通证ITC在上Bithumb前后币价表现


目前,韩国无论是区块链的公众认知度还是政策友好度,都堪称是程度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


对于韩国市场如此火热的原因,Karen认为这与韩国这几年经济陷入困境、缺乏刺激有关,民众虽然大多具有较高的收入积累,但无论是股票市场还是房产市场,这些传统的投资标的的增长空间都比较低,具有显著高收益空间的投资标的则相当缺乏。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困局。


不过DCC创始人朱晟卿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我做过调研,结果显示韩国社会现在给年轻人赚钱的机会不那么多了,导致投机心理和赌性比较强,因而韩国年轻人会非常热衷于炒币他还表示,小币种在韩国民众中的接受度尤其高,也正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两个说法共同印证的是,韩国社会面临着严峻的经济下行形势,阶级上升通道愈加闭塞。因此,韩国政府也希望通过扶持区块链产业来刺激经济发展,并以此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Karen补充道。


02

市场开拓策略


从韩国整体的经济格局与命脉来看,无论是传统产业还是互联网行业,都主要由几个大财团掌控,比如三星、乐天、LG等集团,没有背景和资源的创业公司很难从几大巨头中突出重围。CoinTiger创始人富兰克林则进一步指出,韩国本地民众具有明显的排外心理,注重保护本国市场。


同时,中韩两国在思维方式与文化差异上仍存在较大的差异。基于这些特性,中国的区块链项目如要顺利进入韩国市场,必须要在合作伙伴与本地化运营团队上下大功夫。


对于前往韩国探路的区块链项目,第一步就是要聘请理解韩国市场与文化的本国人,组建本地化的运营团队。更加稳妥的办法则是寻找当地合作伙伴共同推进业务发展,或者寻求韩国本地投资机构注资并背书。以OKCoin为例,它选择与韩国最大网络集团NHN合作,共同注资成立OKCoin韩国站,并由韩国当地团队开发和运营。


包括我们在内,很多刚去韩国市场的项目都会因为不熟悉当地用户习惯而走弯路、多花钱,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LendChain创始人阿一告诉链捕手,经过一些弯路后,他们也已经与了解当地市场、有成熟打法的韩国本地企业合作。


在韩国市场获得显著成功的aelf全球运营总监JB Lee则表示,虚拟货币从根本上来看是一个正在经历高速发展与变化的行业,因此需要一支能够灵活应变、不停地和社区互动并产出高质量内容的运营团队。


但这并不容易,与中国发展多年的微信生态不同,韩国的多人在线聊天社群生态是去年才出现的,精通在线社区管理的人才很少。JB Lee告诉链捕手,aelf在招聘时对运营人才一般会有三点要求,一是对区块链有深刻理解,二是流利使用多国语言办公,三是具有很强的创业思维与学习能力


不过对于多数项目而言,招聘到具有优异特质的人才仍然困难和高成本。据链捕手了解,作为初步试探,招募韩国留学华人是一些项目更加现实的选择


第二步就是进行大规模推广活动,即通过各种活动、媒介提升韩国民众对项目的认知度并吸纳到社群之中,为接下来登陆韩国本地交易所造势和预热。


据Karen介绍,区块链项目在韩国的推广步骤主要有以下几个部分。在早期,项目方要将主流媒体PR稿在网络上铺开,尤其是韩国最主要的网络搜索引擎NAVER上的关键词新闻,并开始举办线下活动和进行轻度病毒营销;在上所前1个月,项目方需要在电视台、纸媒、YouTube等阵地开启大规模宣传,增加与韩国民众的线下互动频次;在上所后,项目方要注重社群内成员的运营,保持在适度频次的主流媒体PR与营销


2.jpg

以最早在韩国市场走红的量子链为例,它在17年8月就来到韩国举办社区粉丝见面会,还在此发布了第二版测试网络。2个月后,量子链还协同多个基于其开发的分布式应用,接连在韩国举办了三场巡回Meetup,共计约500人参加。那段时间韩国各个渠道都在铺开宣传量子链,帅初在韩国币圈中几乎是网红级别的人物。Karen告诉链捕手。


量子链庞大的宣传攻势取得的成效也着实不错。17年10月,量子链在韩国主流交易所Bithumb上线5天后,QTUM的全球总成交额较前一日翻了6倍并达到历史最高点,其中Bithumb的交易量占比51%,另一家韩国交易所Coinone则占比33%。


中国区块链项目对韩国区块链市场的认知最早就是从量子链开始的。万物链联合创始人吕新浩说。从18年初开始,前往韩国举办活动、展开宣传的区块链项目逐渐增加,并于五六月份呈爆发式增长,成百上千个项目纷纷前往韩国探路。


与此同时,项目方上韩国交易所的难度也在增加。吕新浩告诉链捕手,万物链在上Bithumb之前经历了近半年以上的铺垫期,期间一直在与交易所方面反复沟通、在社交媒体上宣传造势。


由于前面提到的团队组建难以及营销的专业性,几乎所有区块链项目在韩国的宣传都由当地专业的市场营销公司负责。韩国已经有很多家区块链PR公司具备服务中国项目的语言和文化理解力了。JB Lee说。


在社群建设成果方面,aelf称在韩国的Kakao用户已经达到700多人,电报群人数达到1万7千,其中有一名活跃用户还被吸收为aelf韩国团队的核心成员。DCC则表示其韩国社区人数大约有2000多人。


阿一还告诉链捕手,现阶段在韩国市场比较成功的项目有小蚁、量子、波场、aelf、RUFF、DACC、沃尔顿链等,韩国社区的高度支持,也是这些项目走向全球的重要原因。


03

交易所的困境


相比公链项目们的多点开花,中国交易所们在韩国市场的探索则显得比较惨淡。


最早正式进入韩国市场的中国交易所是火币,于今年3月31日上线火币韩国站,至今共上线100多个币种。据火币官方发布数据,火币韩国站在上线2个多月后注册用户为20多万。OKCoin韩国站旋即在4月2日上线,至今共上线40多个币种。


据两者9月18日官网数据,火币韩国站的日交易额为1400万元左右,OKCoin韩国站的日交易额为3500万元左右(此前最高达到1.15亿,但日均交易量始终为3000万元左右),相比Bithumb的日均约20亿元、UPbit的日均约10亿元交易量,明显差了好几个量级。


更具体地来看,OKCoin的交易量虽然相对较高,但其中八成都是HYC、AUTO、AAC这三个小币种,也就是说日交易量的含金量还需打个折扣。


3.jpg

OKCoin韩国站币种交易量排行榜


火币等交易所在韩国的业务推进效果较差,一方面与前面提到的用户习惯差异具有重要关系,另一方面也与韩国对交易所行业的严格政策有关。


CoinTiger创始人富兰克林向链捕手介绍道,韩国方面对交易所的合规要求非常严格,需要建立复杂的KYC审查流程,以满足法币入金要求。另外,韩国要求合规交易所必须使用当地的金融云,据推算比阿里金融云贵好几倍,且不能服务韩国国外用户。因此,CoinTiger交易所虽然一度在韩国设立本地运营团队,但很快选择了撤退。


火币韩国站在3月底上线时即发出公告,称法币交易会在近期上线,但至今未能开通。币安六七月份也在准备进入韩国市场,但近期表示仍在等待当地金融机构做出最终决定。


从新闻报道来看,韩国政府对主要交易所的突发检查也越来越频繁,主要涉及检查逃税漏税、夸大交易量等问题。加之年初韩国政府宣布对加密货币交易所收取高达24.2%的企业和地方所得税,交易所在韩国需要付出的时间与资金成本越来越高。反观韩国本地的法币交易所,它们背后其实都有大财团,这些大财团所具有的能量和影响力不是一个外国公司能够具备的。富兰克林说道。


总的来看,目前中国区块链项目在韩国的拓展都停留在打造知名度与口碑阶段,取得业务上实质性突破的项目几乎没有,但鉴于韩国对区块链的政策友好度与公众知名度,前往韩国镀金的项目势必只会越来越多。


在采访中,大部分受访者都向链捕手表达了对中国项目进军韩国区块链市场的看好,唯一持悲观态度的是选择撤退的CoinTiger创始人富兰克林。


从历史上看,中国公司在韩国能够成功的例子几乎没有。他说道。


韩国 区块链 公链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